钦天监少女璃洛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试图可爱!
爱我龙哥!

就送你月亮吧
        🌿

#魔王ballball你#

楚峥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大概就是认识了赵藉
因为赵藉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混蛋到什么程度呢

楚峥幼儿园时有个小姑娘特喜欢他
天天缠着楚峥
说长大要当楚峥媳妇

楚峥小时候长的就可爱
还嘴甜特别会说话
赵藉从爸妈那边听说了那个小姑娘的事
第二天就把毛毛虫放在那个小姑娘的饭里
小姑娘中午吃饭吓的直哭

楚峥只好把自己的饭分给那个小姑娘
赵藉一听那还得了
跑去扯人家小姑娘的辫子
抢人家玩具
小姑娘后来确实不敢再和楚峥玩了

小学五年级
赵藉把楚峥打了一顿
起因是有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喜欢楚峥
楚峥当然还手了
两败俱伤可能也是赵藉没舍得下狠手
赵藉后来哄了得有半年

初中了
楚峥还是那么白白净净喜欢读书
赵藉嘛就三不五时逃课打游戏偶尔还打架
打的一身伤又不敢回家
只好让楚峥给他擦药
楚峥每回这时候就可劲下狠手

赵藉在老师眼里就是魔王
小时候还能说是调皮
越长大越皮越发变本加厉
当然了魔王都是有克星的
魔王赵藉的克星就是楚峥

高中了
楚峥也不用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基本上一个眼神赵藉就老实了
可能上一秒赵藉还在吆喝着狐朋狗友打球
下一秒看到楚峥就改口要学习

这个时候的魔王总是十分的没有气势
赵藉:没办法谁让楚峥那么可爱呢
赵藉:我的人当然要宠着了
赵藉:身为一个男人老婆的话当然要听了

赵·十分·恬不知耻·藉
早就把楚峥划为自己的人
当然了没敢告诉楚峥只是单方面宣布主权
毕竟楚峥看着绵软其实特别倔

十一

两个人就这么磕磕绊绊上了大学
本来楚峥以为赵藉肯定不能和自己一个大学
没想到这人高二下学期开始奋起学习
硬是追上了楚峥去了一个大学

十二

对此楚峥心里毫无波澜
毕竟他已经习惯了赵藉在身边
可能没有赵藉在才会不习惯
赵藉:我成年了我大学了
楚峥:???

十三

很多年以后
两个人在一块儿聊天
赵藉说其实楚峥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都被自己偷了
自己不能明目张胆表达看着那些人就生气
楚峥让赵藉偷了多少情书就重写多少封

十四

赵藉:不,别吧,太狠了
楚峥仍然啥也没说就静静看着赵藉
赵藉:好的,可以,我写

——文by璃洛
2018.9.9火车站的灵感hhhh魔王这个有待商榷,具体点可能更形象

#元帅#

全国各地军阀割据
大致分为南北两个派系
长江以北是骆元帅的北军地盘
长江以南是傅元帅的南军地盘

北军骆元帅有个儿子
今年二十
虽说成年了却也还是个小孩子脾性
领兵打仗样样不行
唯独生的唇红齿白

南军傅帅也就比骆元帅儿子大个六岁
年纪轻轻已经是割据一方的元帅
骆元帅时常觉得自己儿子不成器
这么大的人了成天就知道玩画看戏逛园子

骆晋离家出走那天
不大凑巧得赶上了学生游行
遇上官兵前来镇压
结果吗当然是被抓回家了

骆元帅看着骆晋气的肝疼
几房姨太太过来又是拍胸口又是泡参茶
骆晋是骆元帅和发妻所生独子
自发妻过世再无所出
没别的原因只是骆元帅怕孩子跟他一样勾心斗角

骆晋一次不成当然要跑第二次了
这次呢顺风顺水
一路去了浙省
不得不说南方小镇真的和北方不一样
骆晋觉得自己身心都快乐了不少

骆元帅当然又一次气的肝疼
只是这次没派人去找
心想着让骆晋吃点苦也挺好
省得天天啥事不懂就知道玩
多年后骆元帅仍旧气的肝疼因为他想不通怎么儿子离家出走一趟就找了个男人

傅南最近也在浙省一带
怎么说呢元帅还是得不定时敲打敲打某些人
免得手下有的人心怀不轨
成天想着跳上去

两个人遇到的那天
骆晋正在乌镇写生
江南水乡真的是让人沉醉风景十分好看
傅南纯粹是闲的没事瞎晃

傅南显然是知道对方是谁的
“骆元帅独子,有意思”
骆晋嘛傻白甜一个还对着傅南笑
傅南就觉得这人吧长的挺好看笑起来像个姑娘

十一

当然了骆晋是不知道的
不然肯定扭头就走才不会笑
从小到大骆晋最烦别人说他像姑娘什么的
长的秀气了点怎么滴呢!

十二

元帅到底还是元帅
傅南三言两语就和骆晋套上了关系
不过呢骆晋多少还是知道人心险恶的没说真名
傅南肯定也没说了

十三

两个人彼此不显山不露水的瞎聊
这自然是骆晋自以为的
毕竟前面说了吗元帅还是元帅
大了的那六岁可不是白长的

十四

于是在骆晋“藏着掖着”的聊天中
傅南还是套了不少话
知道这熊孩子是离家出走
甚至还颇为赞同说自己也烦长辈管教

十五

骆晋在自以为藏的很好的情况下
不知不觉把自己卖了个彻底
连居住的旅店都说出来了
傅南一听赶紧悄咪咪联系属下订房
骆晋这么有趣(傻白甜)可得好好接近

十六

后来呢

堂堂南军傅元帅为了骆晋这么个傻白甜在弯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可怜骆晋莫名其妙多了个男朋友
可惜骆元帅再气的肝疼儿子也还是跟人跑了

——文by璃洛
2018.9.2其实是前天的脑洞,拖拖拉拉没怎么写。本来设定是副官和元帅。副官一心复仇但元帅啥也不懂继承老父亲家业,不得不一边维持一边复仇,结果把自己栽进去了。

#不服,来打一架#

秦镇
雨林街的街霸
黑有黑的混法
脾气自然也不是怎么好的
能动手绝对不讲理

你要和秦哥讲道理?
不可能的
不存在的
不会的
秦哥只会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早些年秦镇也是会个开枪的主
只不过本着法制社会原则
没有亲自动手而已
养着那么多手下可不是拿来当废物的

街霸秦哥最近有点不开心
因为雨林街新来了个片警
那个片警看着腰细腿长的
但是很能打还死盯着秦镇

今天的秦哥也很忧郁
坐在自家酒吧喝酒
去个洗手间的功夫
回来竟然看到有人往自己杯子加料
秦镇心底不明意味的啧了一声
准备去会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刚抬脚秦镇就看到自己卡座站了个熟人
那个新来的片警宋屹
宋屹一把扯住那个人的手
问他放的啥玩意
那人当然是想逃了!
可宋屹能让他逃嘛?不可能的不存在的没门

秦镇就看到宋屹反手就把人摔在了地上
看着都疼
那人在地上哼哼唧唧准备爬起来
又被秦镇一脚踹了上去
那人:我委屈,这人看着斯文怎么踹的比摔还疼

那人是新来的酒吧
不怎么知道秦镇的威名
当然了就算知道可能也认不出来
毕竟喝酒那会儿的秦镇看起来就是个忧郁青年
哪来半点街霸的样子

秦镇忧郁的原因也很简单
他想睡宋屹
可宋屹是警察还特别能打
怕是不太好睡
“啧”秦镇又在那人身上踹了一脚叫保安把人扔出去

“我说宋警官,今儿这么有空来酒吧啊”
秦镇哥俩好似的搂住宋屹肩膀
别说,这肩膀搂起来真舒服就是自己身高好像不太够
宋屹冷哼一声抬脚准备走
却被秦镇使了点巧劲拽回来“来都来了,我请你喝一杯”

十一

宋屹本想拒绝
转头一想说不定把秦镇灌醉了能套话就答应了
于是两个各怀心思的老狗比开始斗酒
起先看着还是哥俩好的样子你一杯我一杯
后面两人可能都看出点对方心思
就开始你推来我推去

十二

最后俩人都觉得对方跟个狐狸似的
同时放下了酒杯
你看我我看你的
突然笑了起来
只是这笑到底是一笑泯恩仇还是又结了梁子只有他俩清楚了

十三

出了酒吧
秦镇往左宋屹往右
不约而同边走边笑
都觉得对方不大好对付
不过秦镇更加坚定了自己想睡的心

十四

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秦镇觉得自己手下全是些废物
出的都什么馊主意
“把宋屹绑了”
“给他下药”
秦镇:气的想打人,我的手下真蠢,脑壳疼

十五

后来秦镇开始了自己的撩骚攻势
宋屹只当做不知道
约吃饭好啊约喝酒行啊约夜宵ok
秦镇觉得自己把宋屹给睡了以后可能就平静了
宋屹觉得自己就是玩玩把秦镇抓进去比较重要

十六

“宝贝儿,你不如跟我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秦镇把宋屹按在沙发上自以为一脸魅力的开口
“行啊,试试就试试”
宋屹一边说话一边翻身把人压下去
“肉搏了解一下吗,秦哥”

十七

一声秦哥给秦镇喊的热血沸腾
内心蠢蠢欲动开始动手扒宋屹衣服
没想到宋屹手更快先把他扒干净了
“宝贝儿,你可真主动”
“是吗,我还有更主动的”
秦镇:??????你怎么在上面

十八

秦镇手比脑子快
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和宋屹干上了
两个人气喘吁吁谁也不让谁
都想把对方压在身下
可惜了最后还是秦镇壮烈牺牲
秦镇擦了擦嘴角的血心想这宋屹可真他妈狠

十九

不过这也算变相睡了不是吗
秦哥

——文by璃洛
2018.8.25
想写出两个人势均力敌的感觉,还是没太写出来。

背景图自摄

至于道法自然…我随手加的哈哈哈哈

#云x雨#


云师和雨师的关系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毕竟两个人在天界属于同僚

而且他俩还是有合作那种
比方说下雨前云师必定是布乌云
下雨后肯定是白云

本来两个人也不是很熟
因为上一任接洽的是他们的师父

对,神仙也是有师父的
没谁是自己就一步登天的

说起来他俩的接任
其实有点尴尬
为什么呢

因为上任云师雨师是下凡寻找自己的姻缘去了
【月老帮不了他们已经】

走之前是这么说的
“徒儿,你看为师也一把年纪了,再不找心上人就来不及了,所以你接任吧。”

虽然语气是那种询问中带着商量
可说完俩人就下凡了
自然也没来得及听徒弟的回复
“你都知道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找啥心上人自己过算了”

云师和雨师只好硬着头皮上
毕竟凡间的天气还得靠他们
万一下雨阴晴不及时

指不定人间成啥样

俩人其实挺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因为
彼此的师父都那么不靠谱
说走就走一把年纪还找心上人

当然雨师心里是有点小开心的原因不可说

“我赌两朵云我师父找不到心上人”
“我赌一场雨我师父也找不到心上人”
“你说这俩老胳膊老腿赶什么潮流脱单”
“可不就是,你师父好歹还会下雨,我师父除了云啥也不会”
“不不不,你师父可以心形的云了解一下”

以上就是俩个人日常的画风


俩人某日突发奇想下凡去看了看自己的师父
当然是偷偷看的

然后
他们
发现…他们的师父在一起了…在一起了…了…

????两个人内心都是这个表情
一路懵逼着回了天庭
久久不能平复

合着两个人找心上人都是借口呵
说不准什么时候两个人就勾搭上了
然后为了能去逍遥快活就把活儿丢给了徒弟

十一

云师雨师觉得自己很苦
凭啥呀你脱单就去快活了
让我俩累死累活一会儿这儿晴一会儿哪儿雨

俩人决定学学人间的借酒消愁
可惜喝酒喝出了问题

十二

云师现在见了雨师就转身跑
实在是不想面对这个人
可雨师偏偏毫无知觉
天天追着他“云清我会对你负责的。”

云师心里只想静静

十三

其实总跑也不是办法
毕竟人间的晴雨还等着他俩

眼见这一天的任务躲不过去
云清才磨磨蹭蹭去了地方

十四

这天人间下了一场心形雨

雨师专门下给云师看的
听说最后天上还出现了心形云
就是时间很短眨眼就没了

人们都在猜是不是天上有神仙成亲了

十五

雨师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因为暗恋实在太辛苦了

还好云清也不讨厌他
还好神仙的一生很长他可以慢慢来

——by璃洛
2018.4.17

云清是云师的名字,可雨师该叫啥好🤔

#帝王攻x丞相受#

早朝上整个大堂一片安静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的丞相大人看起来心情不好


那有人要问了丞相心情不好为啥大臣们就安静
当然是因为他们陛下太会怼人了
除了丞相能怼回去其他人是万万不敢的

有些大臣假装不经意间抬头
看了看皇上的脸色
发现皇上今天看起来有点高兴

于是大臣们更安静了
深怕皇帝一个高兴就把你怼一顿

大家就这么战战兢兢的沉默着
希望皇上早点让太监宣布散朝
因为他们的丞相大人看起来好像越来越生气了

“众爱卿无事就退下吧,丞相你留下。”
听到这句话大臣们松了一口气
心里想着这二位可能又要吵一架吧
可惜自己没有听墙角的勇气

“你这是何必呢,让你休息非不同意。”
皇上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谄媚
“哼。”丞相却只是冷漠的哼了一声


门外的太监表示心很累
这出戏隔三差五就要上演
真的,陛下您每每惹怒丞相还得自己哄何必呢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当面说出来的
怕被弄死

“我不就是昨晚没忍住…”
皇上看起来还要再说
丞相一个眼刀飞过去陛下立马沉默

“你,过来坐吧,我给你揉揉。”
皇上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丞相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能想什么,不就是准备给你按摩。”

话说的很正直了
可是皇上您能不能把心虚的表情藏好

两个人在御书房磨叽到了中午
用皇上的话说是批改奏折商量大事
实情如何也只有他俩最清楚了

十一

“你午膳想吃些什么,我让御膳房给你做。”
“红烧肉,酱猪蹄,炒青菜,汤圆甜汤。”
“还有吗?”
“没了,不过得你亲自做。”
丞相矜持着提出自己的要求

十二

只见皇帝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卷起袖子给媳妇做饭去了
丞相嘛当然是等着饭来张口了

十三

皇帝一边做饭一边想
可能丞相看上他就是因为他会做饭???
皇上又默默推翻自己这个想法
不,一定是因为他帅气机智

十四

躺在皇帝美人榻的丞相对皇帝内心一无所知
心里只有午饭
不过就算知道可能也会回答
对啊,就是因为你会做饭

——by璃洛
2018.4.15

讲道理美人榻这个说法越想越怪

#灼灼其华x之子于归#

这是其灼化形的第四百年
也是他找当初那个少年的第三百年

四百年前他还是只是棵稍有灵智的桃树
遇到了旱灾
连着半年没下雨了
小镇上的人早就已经陆陆续续搬走

其灼觉得自己快死了
因为他啊没有力气再往下扎根了
哪怕知道再往下一点点就会有水分
他想着要不就这样吧
自己好歹还有了灵智比别的植物已经好了太多

半年没被水滋润过的枝叶已经大半卷枯
看着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偏偏路过个少年给了他半碗水

还记得当初那少年是这么说的
“娘亲,我们给它点水吧”
少年的娘没说话,因为他们行李中水袋不过半满
那少年大约是看出来他娘不太同意
于是偷偷把自己喝的水匀给了桃树一半

就是当初那半碗水使得其灼可以活下去
因为他要报恩啊
人们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那个少年给了他半碗呢

其实少年随着家人离开后不久那小镇便下了场大雨
不然靠着那半碗水其灼也是活不了多久的

化形后的桃树给自己取名其灼
因为他听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可是他找了三百年都不找到恩人

只怪自己当初只是稍有灵智没法留点深刻的印记
给了那少年一点桃木精气
也不知四百年过去散了没有

其灼一边在路上慢吞吞走着
一边放着灵力以便感知那一点自己的气息
没反应还是没反应
其灼心里有点焦躁因为已经四百年过去了

再找不到可能自己当初那点气息真就全散了

“公子,要不要买副画?”
其灼听见声音抬头发现说话的是个书生
摆着个字画摊大约是想补贴家用吧
只是看起来生意不太好

十一

其灼收回四放的灵力准备买画帮这书生一把
却见自己的灵力有一束附在他身上收不回来
他想三百年终于找到了

十二

其灼对着书生缓缓笑开
“能把这些字画都卖与我吗?”
书生有些愣怔一边包着一边询问
“公子要这许多字画作甚?”
“我的字画太丑了,准备用公子你的临摹。”

十三

“如此,也不用买这许多,你回头去北街找我,我可以教你。”
“那可真是太好了。还不知你怎么称呼?”
“我叫于归。你呢?”
“其灼。”
“齐卓,真是个好名字。”

【单纯的于归毫无知觉自己弄错了
其灼:我俩真配】

十四

后来于归发现齐卓住他家隔壁去了
于是每天都能见到齐卓从隔壁出来敲门要学习
老实人于归很好脾气的教导其灼
并不知道其灼对他怀有怎样的心思

十五

于归觉得隔壁齐卓家的桃树真好看
粉嫩嫩的
还有香气

其灼心里想的是: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

十六

于归和其灼时常在那棵桃树下吟诗作对
每每春天桃花盛开
花瓣总是往于归身上落

十七

那天其灼给于归读了首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于归,我的名字叫其灼不叫齐卓

十八

于归猝不及防被撩了一把
转头踉跄着跑回了家
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不反感却有点欢喜

十九

后来
于归还了其灼两句诗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by璃洛
2018.4.14

考试时突然想到桃树然后…就这样了…